顶点狗万appios_狗万提款一对一_狗万网址 足彩吧 > 逆世仙枭 > 第一五七章,那人,那山,那庙

第一五七章,那人,那山,那庙

?热门推荐:
????三年,弹指一挥间。

????大夏,琳琅城,屏风山。

????城里的百姓都知道,三年前,琳琅城上一任供奉坐化后,供奉监派来了一位供奉。新来的供奉并未住在城里那处古朴盎然的供奉殿,而是在不远处的屏风山,修了处庙宇。

????三年的时间,庙还是小庙,毕竟百姓生活有序,没有什么大事要劳烦仙师的,也就少了香火。

????小庙冷冷清清,平时只有一个庙祝,两个道士,三个道姑,至于别人,百姓们从来都没见过。

????夜,虫鸣四起。

????庙祝清扫完正殿,活动着筋骨走了出来。

????“道长……”

????听到有人呼唤自己,庙祝瞟了过去,月色下,是一个书生。

????“哦?张秀才?这么晚了,要上香吗?”

????“不不不,我来借宿,顺便……谢谢道长。上次若不是道长,我恐怕要葬身那些劫匪手中了。”书生惭愧一笑,提了一双鞋子,“这是我娘做的,让我送给你。”

????庙祝哈哈一笑:“要谢就谢我家道主,若不是他嘱咐,我们平素也不会去管这些事。”

????“啊?”

????书生不理解,“可是,光天化日之下,这帮劫匪就来行凶,这若是不管,还有王法吗?”

????庙祝示意对方稍安勿躁,二人坐在树下,油灯燃起,庙祝倒了一杯茶。

????“张秀才,修士和百姓是不一样的,修士遇到的麻烦、对手,仿若猛虎野兽,如果为你强出头,杀了那些豺狼野狗,却招来更多的猛虎,你最后岂不是更遭殃?那些劫匪,该归大夏的官府管,这道理,你明白吗?”

????张秀才想了想,叹气道:“自然明白。大夏疆域广袤,许多地方修士和凡人混居,如果那些劫匪背后有修士撑腰,再来报复的话会祸及家人。”

????“明白就好,我出手,就代表屏风山要插手此事,我家道主身兼二城九地,那帮人如果报复起来,就会变得麻烦。所以,如果不是修士逞凶作乱,我家道主是绝不插手此事的。”

????庙祝说罢,见到对方茶也喝干了,便道:“天色已晚,下山不易,你就在厢房住吧。”

????张秀才点了点头,忽然问道:“道长,您刚刚说上次救我的原因,是因为仙师大人?为什么?按理说,你们不是不该插手这些事吗?”

????庙祝一笑:“我家道主性格古怪,他是严令禁止的,但他也让我等经常巡视历练。估计听说琳琅城周围不太平,不忍心袖手旁观吧。上次恰好轮到我巡视,所以才救了你。”

????张秀才深深一揖:“仙师还真是挺奇怪的。”

????张秀才被安置在厢房后,庙祝便离开了。

????小庙后,屏风山山顶,一个石台简朴地搭建在此地,上面有个蒲团,四周是几盏巨大的油灯,蒲团上,一位年轻人坐在中间,台下是两个道士,三个道姑。

????众人看到庙祝过来,急忙招呼道:“大师兄,快来,就差你了!”

????庙祝匆匆赶来,对着那年轻人行礼道:“道主大人。”

????年轻人点点头:“坐吧。”

????三年的时间,孔征模样依然未变。

????嘴角淡笑从容,身姿笔直如松,眼神依旧深邃,他外貌是二十出头的模样,但台下的道士、道姑们都知道,面前的年轻人,就是当初在三才法会上,杀光黑旗山一众、轻松击败皇族子弟公孙阙、让白沙岭少家主不敢反驳的孔玄成。

????论实力,大夏境内的神谷修士,还没人敢说比他厉害。

????当初挑完道兵后,孔征便被派往琳琅城坐镇,之后,金蟾城送来了一批侍女,据说是他们的少城主准备与孔征交个朋友,孔征却是没有收侍女的习惯,不过这群侍女恳请孔征收留,孔征拗不过她们,只挑了三个资质不错的,其余全都送回去了。

????于是,这三男三女便成了孔征麾下道兵,也算是记名弟子。

????今夜,是孔征讲道的日子。

????所以这六个道兵格外认真,他们坐在石台下,看到人到齐后,孔征闭起眼睛:“问吧。”

????“大人,三年前你曾说过,我等资质不够,仙缘未开,但有幸得您授法,我们也勤加苦练。不过最近我们或多或少都感受到了真气,这算是得了仙缘了吗?”

????一个气质冷清的道姑开口问道。

????孔征睁眼:“不算。但那确实是真气。人活三,精气神。精指精血,存心脏,精旺则蓬勃;气指气力,存丹田,气旺则风发;神指神识,存灵台,神旺则清明。世间五虫万怪,包括凡人,皆能练气,仙缘却有限定。”

????顿了顿,孔征铺开大纸,提笔而画:“修行者,先练气,原因是气力最易修成,气多才能开辟神谷气海,气海开阔,才能吸纳更多的天地真灵入体,凡人气脉纤细,如山间小道,如涓涓细流,真气灌注缓慢,练气几十年,一汪池水都不一定填满,焉能登仙?”

????“而有仙缘者,气脉无不是通途大道。即便资质不够,也比凡人宽阔数倍,练气速度如驽马驾车,源源不绝。”

????纸上,是一个行走崎岖山路的人,和一个驾着马车的人。

????孔征将练气速度拟人后,练气速度的快慢跃然纸上,这群道兵一下子就懂了他的意思。

????那庙祝点点头:“可是大人,为何我等练气,只能走崎岖小路?”

????孔征回道:“你们其余气脉不通,练气之途才有坎坷。练气好比引水,源头得多,水道得多,汇集成海的速度才快。你们源头不多,水道也少,而且奇经八脉或多或少有所堵塞,即便是溪水,也得绕九曲十八弯才能汇集丹田,速度自然慢。”

????众人恍然大悟,另一个男道士问道:“就没有其他扩充气脉的方法吗?”

????“有,要让资质平凡的人踏入仙途,需要很多天材地宝。气脉也叫经脉,需要稳固经脉、扩充经脉、打通经脉,缺一不可。三者齐备后,还要祛除杂质、蕴养丹田等等等等,过程繁琐无比,需要的天材地宝也是可遇不可求。”

????这三年里,他们也已经渐渐认命,因为孔征并没糊弄他们,并没直接否定他们不行,而是告诉他们,为什么不行。

????他们只要能做到,定然可以跻身仙门,可是听了孔征的话后,他们便知道,自己做不到,或者很难做到。

????孔征道:“今日三问已完。还有其他事吗?”

????众人互相对视片刻,庙祝站了起来:“大人,前段时间修炼时有所顿悟,我创了套凡间功法,还望大人指点一二。”

????这群人都是凡间的顶级武者,包括那三个女子,也是金蟾城调教的女护卫,孔征没有反对他们练习凡间武学,毕竟他们也需要自保之力。

????“好。罗渊!”

????道台不远,一个木轮车驶了过来,车上是个小娃娃,推车的是一个机关人。

????小娃娃诧异地看向孔征,孔征道:“叫个玩偶过来陪他们试试招。”

????小娃娃瞟向那个庙祝,庙祝忌惮地退后了一步,拔出一柄重剑。

????黑暗处,一个机关人走了出来,手腕上的镯子很像须弥戒指,此刻,机关人握在虚空,也拔出一柄重剑,和庙祝一模一样。

????“罗……大人,让你的机关人下手轻点。”

????小娃娃瞟向孔征,孔征道:“按他说的做。”

????小娃娃手指动了动,黑暗中,一抹耗光一闪即逝,离得近的话可以看到,小娃娃十根指头上,每一个指节都带着一个黑环,似乎是用来控制机关人身上的法阵的。

????庙祝和机关人斗在了一起。

????今晚,讲道结束,下次就是三个月后了,孔征自问还对得起他们,便起身,向着自己洞府走去。

????孔征有庙,却住在山洞里。

????原因无他,这洞是屏风山灵气最浓郁的地方,而且能将这里开辟出洞府,多亏了罗渊。

????看着那个小娃娃也跟了上来,他安静地回到自己房间,又开始鼓捣一些机关人了,孔征陷入沉思。

????三年前,自己刚到琳琅城的时候,便捡到一个孩子。

????那孩子两三岁的模样,和他的木车被放在琳琅城供奉殿的门口。起初孔征没有在乎,后来才发现,这孩子身上竟然有真气流转。

????一个两三岁的娃娃有如此异象,引起了孔征关注,并收留了他。

????再往后,孔征慢慢发现了孩子的特别之处。

????三年的时间,孔征终于明白,这孩子可不是平白无故放在自己面前的,而是有人刻意送来的。

????那就是千机圣宫。

????原因无他,在搬到屏风山后,这娃娃某天鼓捣出了一个机关人,和孔征在三才法会中遇到的一模一样!

????孔征不理解千机圣宫将这么一个有天赋的娃娃送过来是何意,却也发现了有他的好处。

????这娃娃阵道一途的天赋堪称妖孽,孔征上一世见到颠顶的阵师时都没这么失态过,仅凭几个破木头,刻画阵纹后,居然能和自己一拼高下,这说出去谁信?

????没人接走他,他便留了下来。

????一年前,那辆小木车中吐出一封信,孔征才知道,这小娃娃是需要自己来试阵的。毕竟他的阵术,和别人的阵术不太一样。信是千机圣宫的前辈写的,说此童子名罗渊,孔征可以借他的能力做很多事,但前提是必须作为试阵之人,协助罗渊修行。

????三年里,罗渊为孔征开辟了洞府,里面的灵气堪比聚灵塔的下品静室。

????又为孔征设下护山阵,让屏风山的灵气浓郁了数倍不止。

????如此本事的娃娃,孔征自然珍惜有加,而且重点是,这孩子很听话……

????洞中,石门上的萤石闪烁起来,孔征推门进去,里面是一间方正的斗法台。四周,数十机关人持剑相斗,连剑招,和孔征的都是一模一样。

????今日是讲道的日子,也是为罗渊试阵的日子。

????每三个月一次,小娃娃也异常珍惜这机会,眼睛明亮地看向孔征。

????“可以开始了。”

????孔征走上斗法台,小娃娃背后,一个身高与孔征相等的机关人也走了上去。

????机关人行了一记标准的剑礼,让孔征眼睛眯起。

????这小孩,天赋是真的可怕……连这种细节,都融入道阵中了?

????孔征回礼,那机关人挺直了身子,姿态与孔征如出一辙。

????很多年前,孔征以为阵术很死板,陆无彩用自己的天赋将孔征的偏见纠正,然后,孔征觉得阵术限定条件太多,像陆无彩那般用阵的阵师,毕竟是少数。罗渊又用自己的天赋将孔征的偏见纠正。

????能以机关人为阵术,是孔征见过的最不可思议的创举。

????这不是死阵,是活阵啊!

????斗法台,安静。

????下一刻,剑风袭来。

????孔征身体周围,一身猩红的罡气出现,如若长袍罩下,手中长剑凌厉狠辣,与机关人斗在一起。

????这机关人,也是体修,而且剑法相当高明。

????孔征与其相斗时,却游刃有余地看向罗渊:“不行,机变是问题,体修虽然蛮横刚勇,但近战斗法都是比较凶险的,取胜的时机很多,很难把握,动辄还会遭人算计,落败当场。你的机关人没有巧变,只是模仿我,根本就打不败我。”

????十息之间,孔征将那机关人逼到边缘,暴起一剑,刺入对方眉心。

????机关人刹那间没了动静,倒在地上。

????小娃娃睁大眼睛,看着场中的结果,孔征走了过来:“为何要把人的弱点搬到它们身上?你完全可以把大阵枢机放在别的位置吧?”

????小娃娃眨着眼睛,听到孔征的话,口水流出。

????孔征无奈,帮他擦了擦口水。

????“算了……我也不知道你是什么目的,按照你的目的来吧。”

????返回洞府,试阵结束,这三个月积攒下的事也算办完了。

????又能继续修炼了。

????……

????……

????一个古怪的供奉,一个妖孽的小娃娃,六个凡人,就是屏风山供奉庙的全部了。

????除此之外,可能还有个女子。

????翌日,深夜,林青灯从自己的棺材里爬出来的时候,看见满地的机关零件,一个娃娃拼积木一样拼凑着它们,颇为有趣。

????林青灯没有自己的洞府,因为她不喜欢太大的地方,便让罗渊为她做了一口棺材,棺材的作用也能吸纳地脉灵气,堪比聚灵塔的下品静室,她很喜欢,所以也很喜欢这个娃娃。

????“小鬼,又拿孔征试阵了?”

????小娃娃抬头,眨着眼睛看向林青灯。

????林青灯道:“那是个怪胎,不能用常理揣度,你也试不出来什么。不如拿我试阵。”

????这三年里,林青灯皮肤愈发白皙,白的似乎都能透出血管。

????她微微一笑,皮肤似乎刹那变成透明一般,出现了里面骷髅的模样。

????小娃娃喷出个鼻涕泡,大哭着爬上自己的小车,急忙离开,林青灯嘻嘻一笑,赶紧追了上去。

????“逗你的,别跑啊。”

????隔壁传来鬼哭狼嚎的孩子哭声,孔征从打坐中醒来,皱起眉头。

????“林青灯,能不能别吓他?”

????孔征打开石门,看着斗法台下,林青灯飘起来化身骷髅,不断地做出死相,吓唬着小娃娃。

????听见孔征的话,林青灯吐了吐舌头:“好好好,我去山里一趟,见几个朋友。你还有酒吗,分我一点啊。”

????“见鬼友吧……我这几坛藏花醉月可是剑玄山带出来的珍品,雷平那个级别的修士才能喝的到,你倒在那几个鬼友坟前,合适吗……”

????孔征不满。

????林青灯轻轻一笑:“你乃堂堂剑修,两城九地的供奉大人,太抠门有失风度。”

????孔征没辙,为了不让她在这继续吓唬那娃娃,只能摸出一坛老酒:“下次去城里要点……大夏皇族有御酒,每年都给我送的。今年的还没取呢……”

????“知道了,走啦。”

????林青灯捧起罗渊的小脸,忽然把眼球瞪了出来,罗渊嚎啕大哭,林青灯嘿嘿一笑,迈着小碎步,翩然离开。